EDP是英文Executive Development Programs的简称,意思是高层经理人进修项目
清华大学高级研修班、清华总裁班培训项目 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联系我们  
清华大学高级研修班、清华总裁班培训项目
 
信息检索:
首页 >> 阎学通:中国新外交政策
   

阎学通:中国新外交政策

更新时间: 2014-2-24 18:15:33 来源: 观察者

美国《赫芬顿邮报》新闻评论网站《世界邮报》(World Post)继创刊号刊登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访后,1月28日刊载了观察者网供稿。2013年11月2日,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与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就“中国能否和平崛起”一题展开辩论。本文为辩论实录摘编

阎学通和米尔斯海默就“中国能否和平崛起”展开辩论

最近,我和芝加哥大学政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就“中国能否和平崛起”一题展开辩论。在新领导人习近平带领下,中国的外交政策似乎变得更加自信果断,国际国内对此评论不断。我们的辩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展开的。

确实,太平洋地区并非一切都好。中日在东海和钓鱼岛的局势正紧;中菲南海争端已经持续两年,仍不见尽头。很多中国人怀疑是否遭超级大国遏制,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给了他们确切答案,并且鼓动中国周边敌对国家扩大紧张形势。最近,中国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部分国家称之为挑衅行为。

米尔斯海默因其“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闻名。他提出了一个假设:中国这个大国继续崛起,即使不是必然,也有足够几率造成军事冲突。他的预测基于历史先例。他认为,在这个没有最高统治者的无序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保证不对其他国家心存企图,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最大化一个国家自身的相对实力。
美国先取得了地区霸权,由此再崛起为超级大国。门罗宣言首先描述了这一战略。这个年轻的国家逐渐强大,并通过军事手段实行其外交政策,针对的是周边所有国家,从加拿大到墨西哥,以至整个拉美甚至更大的区域。

接着是不断击败全球挑战者,从德国、日本,到苏联。美国走向世界主导地位的道路是由数不清的战争铺就的。为了保持全球霸权,美国必将阻止中国主导亚太。而另一方面,中国必然要将美国逐出后院,寻求区域霸权。

在这样分析中,简单地定义美国是主导性超级大国、中国是挑战者,这会使国际关系面向战争,即结果的最终决定性因素。

我同意米尔斯海默的理论假说,但不同意他的预测。就像美国崛起没有走英法的殖民扩张老路那样,中国也会利用不同的战略以获取全球领导地位。在核武器和全球化时代,中国不得不在崛起战略上有所创新。

习近平主席已经向世界传递信息,中国会在未来外交政策上作出战略性变化。1990年代初以来,两个主要原则引领着中国外交政策。一个是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另一个是以美国为重中之重。

中国对美国及其邻国之间的矛盾持中立态度,甚至有时站在美国一边。这意味着,在过去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独立于世界舞台之上,是一个没有盟友的完全中立的国家,努力避免制造敌对国家,在美国主导全球体系的阴影下专注于国内发展。

在近期的几次讲话中,习近平描绘了一个不同的战略方向。中国“奋发有为”的外交政策将吸引周边国家,慢慢地,他们的利益将于中国的崛起相一致。习近平特别强调了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友谊。这种变化比它听起来更重要。

在无敌无友的外交政策框架下,中国走了二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发展是首要的,凡是对于中国维持一个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有所助益的国家,除了几个例外,其他所有国家基本上都受到了同等对待。这样的情况再也无法实现。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将开始区别对待敌友。对于那些愿意在中国崛起中起建设性作用的国家,中国会让他们从其发展中得到更大的实际利益。

通过将某些国家的激励和中国的发展捆绑在一起,中国将寻求同一些重要周边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我们应当期待,这些倡议能够包含经济利益之外的更广的战略性因素。强大的政治维度是必需的。最终,甚至会延伸到给某些国家提供安全保障。

新的领导集体特别提出三个战略集中领域:中亚“新丝绸之路”,东南亚海上丝绸之路,以及连接印度、缅甸和孟加拉国的经济走廊。在这些区域的国家应该期待看到,中国有更大的意愿用实质性的经济、安全及其他利益来保证周边国家的政治支持。

二十多年来,甚至连那些支持中国的国家也不指望和中国成为盟友,以备不时之需,因为中国不会做出任何结盟承诺。未来,中国会果断在经济和安全领域帮助那些支持它的国家。相反,那些敌对国家则将面临更多制裁和孤立政策。

中国的区域新外交政策将提供更多的战略选择和足够的机会,避免像一个世纪前的美国那样,通过武力获取区域主导权。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中美关系。很多人说,当今世界事务的主要风险在于,国与国之间完全缺乏互信。我认为,信任不是相对和平环境的先决条件。

自1989年以来,中美就没有相互信任过,并且未来也不太可能互信。但是利益会是中美关系的形成基础。中国已经有了很大发展,世界也有了巨大变化,复杂的利益网络将两个国家连结在一起,虽然不是盟友,但也不会是敌人。

虽然中国和美国是两个战略竞争对手,但他们之间仍有共同利益、互补利益,当然还有冲突性利益。这样的复杂性给两国提供了利益一致时积极合作的空间,以及利益相悖时防御性合作的尺度。

中国的崛起也许是现代世界最重要的事。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测其长远影响。军事冲突的风险无疑存在。但至少对下一代来说,和平的战略选择足够了。习近平的新外交政策虽然更加自信果断了,但会让中国走上一条更有利于和平的道路。

阎学通:中国新外交政策

电话:010-51656461 , 微信:QQ1391156248 , 邮件:qhedp@mail.tsinghua.edu.cn

非工作时间:如有咨询事宜,您可以发邮件、或填写以下表格点击开启表格

 

上五条同类新闻:
  • 大话互联网思维,听大佬怎么说
  • 陈道富: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和出路
  • 李稻葵:未来十年中国要破三大圈套
  • 卫兴华:“市场决定”的内涵和条件
  • 【混合所有制经济】健全法制再谈混合
  •  

      校方链接:清华大学主页清华大学出版社清华大学本科招生网清华大学工会清华校友网清华大学档案馆清华大学学报清华大学信息门户清华大学博士后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科技园创新大厦 联系电话:010-51656461 E-mail:tsinghuaedp@126.com
    Copyright 2006 www.qhedp.com All Right Reserved 清华EDP微博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辩率 IE6.0以上浏览器 阅览) 京ICP备06052976号